教育培训机构收巨额学费突然关闭 准入制度遭质疑
作者:佚名       时间:2009/11/28 12:01:43

  2009年11月19日央视《焦点访谈》播出《培训市场乱象调查》,以下是节目实录:

  演播室主持人 侯丰: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

  现在很多年轻人想求职、晋升和考试都会自己掏钱去培训机构充电,培训机构也一时间生意火爆。但最近这个行业却出现了一种怪现象,多家培训机构说关门就关门,学员们不仅没学上,交的学费也是血本无归。记者最近对上海灵格风英语培训中心、北京瑞来英语,这两家培训机构的瞬间蒸发进行了调查。

  解说:

  10月26日,拥有1400多名学员的灵格风上海英语培训中心两个教学点——徐汇区与浦东中心教学区突然同时关闭。

  余玢 灵格风培训机构学员:

  就没有任何迹象,我星期天还在这边上课,第二天,星期一就关门了。

  解说:

  余玢一家三口都是灵格风上海英语培训中心的学员,其中儿子报的还是灵格风的VIP级别的会员。

  余玢:

  因为他(儿子)比较小,所以他们给我推荐的是一个VIP的课程,付了4万4千多元,等于我们一家要付8万9千,但是只学了半年的时间它就倒了。

  解说:

  据记者调查,整个灵格风上海英语培训中心共有1400多名学员,每位学员都交纳了数千元乃至5万元不等的高额学费,保守估计灵格风收取的费用也达到了两三千万元之巨,但学校的告示却称,停止招生及运营的原因在于“每月亏损数十万”。但很多学员认为这是投资者有预谋的恶意行为,因为直到关闭的前一天,这两个教学点还在一如既往地对外销售课程,这在灵格风徐汇教学点的员工那里得到了印证。

  张千 灵格风语言培训上海徐汇教学点学习顾问主管:

  然后我们的销售问他(灵格风的老板)还要不要再接收学员,他说照常,一切照常。

  解说:

  这直接导致的一个结果是,一些学员把钱交了,但一节课没上学校就倒闭了。

  刘细琴 灵格风培训机构学员:

  (10月)19日我过来签的合同,23日拿发票,拿了教材,通知我26日来上第一节课,但是26日我来的时候就只有一片关闭的大门,说这个公司已经倒闭了。

  解说:

  对于如何偿还学员已经交纳的学费,校方没有给出任何说法。这样的关门可谓随意、任意、不负责任。

  沈韬 上海市徐汇区教育局副局长:

  以谋取利益为惟一目的的,那风险是很大的。

  解说:

  然而,除了这样的随意关门,北京的瑞来英语可谓是恶意关门。瑞来英语曾经和华尔街英语齐名,在北京办学已经有4年,但是和上海的灵格风一样,最近瑞来英语突然关闭、停止运营。瑞典老板安博目前人在国外,学员们通过E-mail联系他时,他却以金融危机和甲流疫情为由拒绝回到中国,学员们每人上万元的学费全部打了水漂。

  郭文泽 瑞来英语培训机构学员:

  看到那么多的学生比较群情激愤,我把大家安静下来,我们开始采取法律的手段,把这件事通过合情合理合法的手段(解决)。

  解说:

  郭文泽是所有学员中年龄最大的,他主动担任了600多名学员的维权带头人。现在,他们收集了所有学员的合同和各种材料,准备通过民事诉讼的方法讨回自己的学费。但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认为,学员们打官司胜诉的可能性很大,但执行起来很有难度。

  邱宝昌 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律师:

  学校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教学场所可能是租用的,那么不能去进行拍卖,学校没有财产的话,即便打赢了官司,学员真正拿回到钱相当困难。

  解说:

  以瑞来英语为例,在北京的三个校区都是租赁的教室,已经分别欠缴了物业公司房租以及各类供应商数十万元的债务,教师工资也拖欠了好几个月。可以说,培训机构人去楼空之后,留下的只有债务,没有资产,培训机构一旦随意关门、恶意关门,消费者将面临巨大的损失。

  周安利 瑞来英语培训机构学员:

  现在我的同学很多都说,我吓得都不敢报培训学校了。我希望瑞来是最后一家,而不是后面还有我们一样的受害者。

  记者:

  你相信新模范学校(灵格风)会是上海所倒闭的最后一所学校吗?

  徐蓓莉 上海市徐汇区教育局职成教科科长:

  它不是第一所,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所,不可能,因为市场的风险就是在这里。

  解说:

  在灵格风和瑞来英语之前,京沪两地都已经有过培训机构恶意关门的案例,下一个突然关门的会是谁?下一个受到损失的消费者又是谁?这样的风险为什么一定要让消费者承担?是否能够提前化解呢?

  沈韬:

  原来经济上的要求更低一些,现在我们把它提到了30万到50万。

  解说:

  根据现有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及地方性规定,目前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城市,申办一个民办培训机构的门槛很低,只需要满足30到50万元注册资金,自有或者租赁一定面积的教学场地,以及数名专职教学人员等条件,就可以获得办学许可证,并不需要任何的担保或保证金,算得上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徐蓓莉:

  的确是这样,事实存在一个风险,因为没有一个法律来规定,没有一个规定说注册资金你是20万、30万,然后你的营业只能在这个范围里面,不可以超过这个去做,好像是没有这样的要求。

  解说:

  除了门槛低,没有风险保证金,大多数培训机构还存在财务混乱的状况。据瑞来英语的学员反映,他们从校方一些行政和教学人员处得知,瑞来英语所有钱款都掌握在老板一人手中,因此老板携款出境后没有人能对事件负责。

  沈韬:

  我们这个(徐汇)区,上海其它区也是这样,我们一个职成教科,可能现在我们就一个半人。

  记者:

  一个半人来负责这样的事情?

  沈韬:

  对,然后学校有多少所?100多所。

  解说:

  门槛低、没担保、财务乱、缺监管等等,反映出来的是目前对民办培训机构缺乏有效的约束机制。

  沈韬:

  所以从我内心深处来讲,我也是蛮紧张的,我有一种感觉,就是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就要出事情,哪个学校就会出事情。

  主持人:

  好,下面演播室请来本台评论员王志安提供观点,志安。

  王志安 评论员:

  一方面,他们要聘请律师,想办法追偿自己的损失。但另外一方面,也可以考虑到公安机关去报案,因为公安机关一旦介入的话,他可能就要对这些企业进行调查,他们到底是因为正常的经营不善导致的倒闭,还是因为恶意的破产行为,或者恶意的倒闭行为有意制造这样一种情况。我觉得如果是后面这种情况的话,那就涉嫌触犯中国的刑律了。

  主持人:

  我更愿意用“关闭”这个词,刚才看到的这两家培训机构,有没有恶意关闭的嫌疑?

  王志安:

  我觉得这个恐怕要到最后司法机关去认定,从目前来看只是有这种嫌疑。你比如说头一天还在正常上课,第二天企业完全就关闭了,这种情况跟一般正常的企业经营不善的关闭情况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主持人:

  有没有一些东西可以借鉴来处理类似事件?或者说能够避免类似事情再次发生?

  王志安

  我觉得,我们国家的法律可能还是要对一些企业的破产程序进一步规范。你比如说,我们现在很多小企业破产的话,或者说倒闭的话,他可能都不走破产程序、也不走清偿程序。在这种情况下,一旦他今天做完这个企业,他不做了,明天改头换面,又重新去做,那么就给一些人动歪脑筋提供了条件。

  那么在国外,不管你企业的规模多大,你要破产、你要倒闭,都要走清偿程序。最重要的是,一旦你作为股东,经营企业失败,那么将来你就上了黑名单,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你就不能再做股东了,也就是说不能再投资办企业了。所以说很多人他要千方百计地不愿意让自己的企业破产,原因就在这里头,因为这涉及到他自己的信用问题。他一旦破产了,他可能整个个人信用也就搭进去了。但是我们国家现在没有这个相应的配套措施,所以很多人经营一家企业失败,他明天、第二天就可以开一家同样的企业。我觉得如果这方面的制度完善起来的话,对遏制这种情况的发生可能会产生非常大的作用。

将文章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