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后的骑兵作战部队开启网络远程教育(图)
作者:佚名       时间:03-26

  

上图:哨所官兵通过远程教育系统参与教育。

3月22日,骑兵连官兵正在执勤巡逻。胡利勇摄

  处在E时代的今天,网络进入班排、联通哨所,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在个别单位也出现了“建好”却没“用好”的现象,导致网络成了“聋子的耳朵”。难能可贵的是,驻扎西北高原的第二炮兵某部不仅在“建好网”上下力气,而且在“用好网”上下功夫,出现了“网”促建设的生动局面,哨所全部实现了网上远程教育

  本报北京3月22日电 谭虎彪、特约记者蔡瑞金报道:初春时节,西北高原室外雪花飞舞,室内却是新风扑面。第二炮兵某部骑兵连21号哨所的战士们,正通过网上远程教育系统,参加主题教育活动。该部政治处主任张青云指着墙上的大屏幕自豪地说:“骑兵连的哨所全都实现网上远程教育,使昔日‘马背上的教员’结束了奔波之苦,也使‘千里边关同时开讲’不再是梦想。”

  这个连是全军作战部队保留至今的最后两支骑兵分队之一,下辖“神剑第一哨”等多个哨所,担负着阵地周边的警戒巡逻任务。这些哨所平均海拔超过3000米,有的常年覆盖积雪,被称为“生命禁区”、“信息孤岛”。

  骑兵连所在营教导员刘传金告诉记者:“网上远程教育系统开通前,哨所搞教育离不开军马。要么是干部骨干骑马上山到哨所‘送教’,要么是哨长们骑马下山‘领教’,再回到哨所给战士们当‘二传手’”。

  “冬天顶风冒雪,夏天汗流浃背,这样的教育搞得很辛苦。”说起过去,站在一旁的该部“四会”政治教员许荣军深有感触,每次骑马到哨所讲课,不是腿上磨掉一层皮,就是嘴里讲出一串泡。在这种特殊环境下,“马背上的教员”这个特殊群体,一度成为骑兵连响当当的品牌,也成了该部思想政治教育一张鲜亮的名片。

  “随着形势任务的发展变化,光靠吃苦‘吃’不出教育效果,再多困难也要想办法创新。”采访中,该部政委张传力感慨地说,近两年来,他们在上级机关的帮助下,先后投入300多万元,组织官兵动手挖沟铺线,克服高寒缺氧、冻土巨石等不利条件,将光缆铺到每个哨所,实现了网上远程教育。

  这一改变,让“马背上的教员”得到了彻底解放。记者看到,身在机关的教员声情并茂的讲解传到哨所,音频视频质量不错,听课的感觉如同在现场一样。

  张传力告诉记者,远程教育实施后,也逼着政治教员们学习现代授课技术和技巧,涌现出了指导员罗佑德、哨长方维海等一批“四会”政治教员,给哨所政治教育增添了新的活力。

将文章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