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远程教育 > 远程教育新闻 > 正文

远程教育变局:封闭的市场要被冲破了

发布时间:2015/2/27 9:27:53 栏目:远程教育新闻 来源:广东考试招生网 浏览
导读:胡瑞瑞在北京一家证券公司工作,每逢周六日,在家点开北京某高校远程学历教育的在线课程,已经成为周末最重要的活动。拥有专科学历的胡瑞瑞,来北京工作后处处感到学历带给自己的瓶颈。跳槽、升职、加薪,她都有过因为学历低而大费周折的经历。同事的一句话对她刺激颇深:“专...
胡瑞瑞在北京一家证券公司工作,每逢周六日,在家点开北京某高校远程学历教育的在线课程,已经成为周末最重要的活动。

拥有专科学历的胡瑞瑞,来北京工作后处处感到学历带给自己的瓶颈。跳槽、升职、加薪,她都有过因为学历低而大费周折的经历。同事的一句话对她刺激颇深:“专科生闯北京可不太容易。”

有心提升学历的她,最终选择了某高校的网校,准备通过远程教育的方式获得本科学历。

远程学历教育始于20世纪末。1999年以来,教育部分5批批准了67所普通高校和中央广播电视大学(2012年重组改称国家开放大学),作为开展现代远程学历教育的试点高校。

按照教育部的规定,接受远程学历教育的学生,只要达到本、专科毕业要求,即可由学校按照国家有关规定颁发高等教育学历证书,学历证书电子注册后,国家予以承认。拿到此种学历证书的毕业生,不论是报考研究生还是报考国家公务员,其学历待遇均等同于其他高等学历教育毕业证书。

在不经意间,这68所学校创造了一个纪录。1999年即被冠以的“试点”之名,一直持续到现在。根据现有公开资料,这在新中国教育史上,就算不是绝无仅有,也可算作最长的试点之一。

长达15年的“试点”,为何突然放开?

对此,业界将关注焦点集中在今年年初的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会议提出,要继续把简政放权作为“当头炮”,国务院各部门要对行政审批事项进行梳理,第一个原则是只减不增,防止边减边增、明减暗增;第二个原则是不得在法律法规之外设立面向社会公众的审批事项;第三个原则是要改变管理方式。

“根据这三条原则,我的理解是,网络教育是面向社会公众的,所以取消利用互联网实施远程高等学历教育的教育网校审批是必然的,但取消后不是放任自流,而是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切实做到‘放’‘管’结合。”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秘书长严继昌说。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远程教育学院副院长李福德认为,取消审批是大势所趋。“我国开展现代远程教育试点以来,网络不仅走进了千家万户,而且已融入了各种类型的教育。利用网络开办教育,已不再是试点初期的一个单纯的教育类型,而是越来越成为广泛使用的手段。这种情况下,共享优质教育资源成为百姓的新期盼。信息时代带来的多信息和多选择,加剧了人们对平庸资源、有限资源、封闭资源的零容忍。”李福德说。

自2000年起,李晟开始从事互联网教育的相关工作,如今是移动学习资讯网的研究员。据他统计,目前,68所高校有资格进行远程学历教育,形成100亿元的市场规模。“这是一块大蛋糕。但是由于政策性垄断,除了这68所学校,其他力量无法染指。”李晟说。

如今,教育部不再对利用互联网实施远程高等学历教育的教育网校进行审批。业内猜测,这也许意味着,目前全国所有的2000多所高等院校,理论上讲,将来都有可能从事远程学历教育。李晟如此形容:“垄断性的市场要被冲破了。”

成考院校更多院校>>